主办单位:中国新闻社甘肃分社
新闻热线:0931-8486893
广告热线:13919392204
投稿邮箱:gschinanews@163.com
甘肃新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力在线> 正文内容
加快全国统一电力市场建设是深化电改的关键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25日 10:39 来源:中国能源报    分享到:

  当前,中国改革已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近期,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研究部署了全面深化改革重大问题,明确“紧紧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并指出“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全国统一电力市场是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的方向不断明确,从而使得加快统一开放全国电力市场建设的未来路径渐趋明朗。

  统一电力市场:

  差异化背后的共同选择  

  电力市场是电能生产、传输、交易的载体,更是发电侧、电网和用电侧等市场主体交易机制的集中体现。电力市场运行模式的选择,是一国电力体制改革的关键。但在具体选择上,各国都结合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电力工业格局、电网发展现状等自身国情,模式也是各种各样。在实践成效上,既有通过改革提升效率、降低电价的成功案例,也有市场失衡、停电频发、引发动荡的教训。

  事实上,各国电力市场化改革没有“规定动作”,美国、法国等国家并未照搬盛极一时的英国模式,原电力工业部总工程师周小谦说:“这是因为他们各自都有不同的条件限制,选择了适合自己的改革路径。这些特定的限制条件不仅包括电力市场发展水平,还包括资源状况、经济体制,甚至社会和文化价值上的差别。”

  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曾对各国电力市场化进行过这样的描述:“世界各国电力市场运行与管理体制没有完全相同的。法国是法国电力一家垄断、发输配售一体化运行;美国是历史形成了分散电网,发、输、配、售环节分开的模式。美国自己都认为效率不高,美加大停电这样的恶性事故就是例证,但美国自身也难以改变,电网建设滞后、设备老化、举足维艰。”在他看来,电力市场化改革不能光看发达国家,我国拥有统一的大电网,运营安全高效,并形象地将其比喻为:“墙里开花墙外香。”

  的确如此,各国电力市场化改革并非“看上去很美”。英国“拆分式”改革后,出现电价上涨、供电紧张,多家电力企业被外资收购。意大利将调度与电网分离,导致电网运行协调困难,2003年发生全国大停电事故后,不得不将调度与电网重新合并。俄罗斯实施拆分后,电网发展严重受限,运行效率和供电可靠性降低,2012年被迫将输电与配电重新合并。印度实施发、输、配分开,电网管理混乱、各自为政,2012年7月连续发生两次全国性大停电。德国由于电网私有化所造成的高污染和高电价,引发了席卷全国的示威和全民公投,要求建立国有电力公司,以驱逐目前控制电网的外国公司。欧盟多个成员国近年相继发生大停电事故,改革已从提高成员国市场效率转向构建欧洲统一电力市场和保障能源安全。

  我国竞争性电力市场建设起始于1998年。1998年12月,国家组织了浙江、上海和山东等6省(市)进行“厂网分开、竞价上网”省电力市场试点工作。2003年开始推进区域电力市场试点建设工作,东北、华东和南方区域电力市场先后开展了模拟运行。2004年开始探索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试点工作,截至目前,已有11个省开展了试点。跨区跨省电力交易增长迅速,2012年,国家电网公司跨区跨省交易电量达到6055亿千瓦时,比2003年增长了3.2倍。尽管如此,真正意义上的电力市场体系在我国也尚未形成。

  市场范围扩大会带来市场主体增多和供应增加,使竞争更加充分、配置资源的效率更高,这已经成为各国电力市场建设的经验总结。随着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清洁电力大范围消纳的需求也进一步推动了交易范围的扩大。欧盟已明确提出2014年建成统一电力市场的目标;2010年,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FERC)通过了由纽约、PJM、中西部、新英格兰以及加拿大安大略省5个ISO(RTO)联合提出的区域电力市场扩大的提案;在澳大利亚,国家电力市场已经从最初的两个州扩大到覆盖全国大部分州。

  国家发改委电力市场改革研究专家组成员、华北电力大学教授曾鸣认为,从世界各国电力市场发展历程来看,产权式业务拆分已不再是必备条件,在英国、德国、俄罗斯已经出现了输配和售电侧重回一体化的新趋势,电力市场随着电网规模扩大、等级提升而不断扩大,成为电能输送、交易平台,走向构建统一开放大市场的共同抉择,这也展示了电力市场发展的基本规律。

  事实上,统一市场不仅反映在电力行业,据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厦门大学经济学教授林伯强介绍,我国煤炭、棉花、粮食等各类产品都在逐步推进全国市场的建设,为各类商品和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创造条件,使经济保持活力和效率。他认为,电力市场建设应追求支持经济增长、支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以及保障全社会普遍用电服务三个目标,建设更大范围的统一市场,则是实现上述目标的前提和基础。

  全国统一电力市场

  让远水能够解近渴

  我国常规能源资源主要以煤、水为主,全国2/3的煤炭资源分布在山西、陕西、内蒙古、新疆等西北部地区,近80%的水力资源主要集中在四川、云南、西藏等西南部地区。而电力负荷占全国总负荷的2/3以上的东部沿海地区经济发达,但能源资源量却十分贫乏。“构建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不是人们主观意愿使然,而是我国的基本国情和客观要求决定的。”周小谦说,“我国能源资源分布和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均衡性,决定了必须要建立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这样就能够让远水来解近渴成为现实。”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持续快速发展、雾霾等环境问题不断加剧,能源开发重心正在加速西移北移,部分区域电网内原有的平衡格局已被打破,清洁能源的大规模消纳也需要跨区域大电网和大市场的有力支撑,对加快构建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全国电力市场提出了紧迫而现实的要求。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说:“我国能源资源分布于负荷中心的非均衡现实环境,如何来解决呢,答案是构建全国统一电力市场,实现资源优化配置。”他介绍,长期以来,我国电力工业形成了“省为实体,就地平衡、分区域平衡”的发展模式。近年来,随着我国一次能源与用电需求分布不均衡的矛盾不断加剧,部分区域电网内原有的平衡格局已被打破,跨区域优化配置资源的需求更为迫切。由此看来,与区域市场相比,全国电力市场更符合我国电力发展要求。

  “十二五”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指出,我国要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化市场体系,其核心是进一步打破行政性垄断和地区封锁。现代化市场体系的建设,相应地需要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电力市场体系。

  原能源部国际司司长、清华大学兼职教授谢绍雄认为,“就地平衡、局部平衡的发展思路导致能源结构不合理,能源配置过度依赖输煤,大范围优化配置资源的能力严重不足。近年来,我国西南地区弃水、‘三北’地区弃风已广受社会诟病,而这些事远非区域电力市场所能解决的。”

  谢绍雄说:“从现实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看,区域市场已无法满足电力资源在全国范围内优化配置的要求,不仅难以达到竞争的效果,反而会成为新的壁垒,增加区域电力市场之间协调的难度和成本。”

  曾鸣认为,建设全国统一电力市场,就是要通过统一电力市场的核心交易机制,规范各级电力市场秩序,打破电力发展和交易的地域界限,降低市场主体之间的交易成本,扩大西部能源基地电力向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电力电量的输送,将西部地区的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为我国社会经济的协调、快速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国网能源研究院总经济师魏玢说:“‘5号文件’曾提出建设区域电力市场。目前来看,区域电力市场由于受配置规模、配置范围以及内部发电资源互补性差等制约,发展潜力不大。”

  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认为,区域市场使得各方从各自的利益最大化出发,无效、低效竞争的势头可能会很大,各地区重复建设、产业雷同的现象已经非常严重,这是全社会的损失。

 [1] [2] [3] [下一页]

【编辑:刘薛梅】

>>推荐视频

>>推荐要闻

>>推荐热图

>>海外媒体刊甘肃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