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931-8486893
广告热线:13919392204
投稿邮箱:gschinanews@163.com
移动广告
中新网甘肃新闻正文
 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快讯> 正文内容
劝君更尽一杯“酒”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7日 14:40    来源:新华网甘肃频道
分享到:

  熟悉的微信消息提示音接二连三,不用看时间,我们的“卧谈会”又开始了,急促而又欢快的提示音节奏告诉我,这次肯定又是谁有喜事儿了。

  是的,我们依然把这种聊天方式称之为“卧谈会”,而且连群名都是,或许我们已经忘记了我们是庆阳三中多少届的学生了,可同宿舍的六人却依然保持着初中时代“卧谈会”的形式,这种形式大约始于QQ,后来又发展成微信,如同公司例会,我们的“卧谈会”保持了近20年了。

  打开微信,果然是胡子又发红包了,我最后一个下手,却是手气最佳的一个,紧接着,哥几个排队式发来一连串祝贺恭喜的表情,我心说:这有啥可恭喜的啊!胡子在群里可是要了命的抠门,可他又是我们六个人中间的土豪。在敦煌经营一家房地产公司,钱最多,发的红包数量也最多,可每次的金额却少得可怜。我抢了2毛8分,已然是手气最佳了。还没等我发言损胡子,胡子说话了:本次酒桌大赢家已诞生!紧接着,其他四人又排队重复发来这句话。

  我发过去一串问号,胡子又说:“酒桌大赢家不懂啊,咱5人商量好了,谁手气最好,这次国庆聚会谁掏酒钱啊!这都不懂。”

  我不禁暗笑着感叹,这真是几个损友啊!然后,我接着往上翻聊天记录,十几个红包,我一一领完,然后发言道:“大家看好了,十几个红包,只有这一个是我手气最佳,其余你们几人都好几次手气最佳,让我掏酒钱,太不公平了吧!”

  胡子哈哈一笑道:“我们几个商量好了,以最后这次为准。”紧接着大家又排队重复这句话,我终于发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胡子又接着说:“记着,还是得喝五粮液昂,其它酒咱喝不惯。”其他四人又接着发来“对,喝不惯。”

  “好吧,好吧,你几个算是跟着胡子彻底学坏了,我认了。那地点呢?继续选在庆阳?”

  对啊!庆阳继续!胡子又接着发来一串庆祝的表情。

  我放下手机,望向窗外,思绪在漆黑的夜幕中弥散而开。

  同宿舍的哥儿六个,数我和胡子关系最好,就因他那时候是我们六个中间最早长胡须的,我便顺口给他起名胡子,没想到,这一叫就是二三十年,而且还成了“官称”,他本人姓刘,可他公司里的员工私下都把他叫“胡老大”,有一次公司文秘部招来一位新人,听大家都叫他“胡老大”,她便成天里都叫他“胡总”。公司里还是有好心人的,终于有人私下里给新人指出了称呼的错误,那小姑娘当时就吓坏了,写了一篇长达两千字的悔过书去找胡子,胡子看完哈哈大笑说:“胡总,叫得好,叫得妙,叫得亲切!”转而又说:“你以后干脆改叫我胡子吧,我听着更亲切。”小姑娘以为胡子发火了,赶忙哭着说:“刘总,真是太对不起您了,您可千万别辞退我了,我家在农村,父母早年车祸去了,我跟着爷爷相依为命,现在爷爷老了,常年生病,我得挣钱养他……”

  胡子听着,从抽屉里拿出2万块钱递给小姑娘,说:“给你一个星期的假,回去看看你爷爷,然后再回来好好上班,记着,可别迟到了。”胡子就是这样一个人,仗义、重情。有些事情上并不抠门儿。

  其实,几个哥儿们,数我过得寒酸。小时候家里穷,长大了还是穷。初中毕业后,他们都相继上了高中,又上了大学,只有我在家务农,平日里写点儿小稿,挣个茶叶钱,时间长了,出了点儿小名,后来被招聘到庆阳一家文化公司做文案策划。生活上基本解决了温饱。

  每次哥几个聚会,吃住行都是他们几个掏钱,喝酒酒钱自然是胡子全包。而且每次都给我剩两瓶打包,我是属于典型的白吃白喝型,这种模式已经坚持了十多年。

  前年春节的聚会上,胡子突然提出说他想在庆阳投资个好项目,找不上合适的合作伙伴,最后相中了我。他出钱,我出力,办一家文化传媒公司,哥几个也都是鼓掌通过,我自然怯生生临危受命,公司前期投入一百万,法人是我。

  结果因我太缺乏管理经验,第一年亏了不少。我吓坏了,胡子又给我派来一个副手,攻了好几个大项目,文化传媒公司一下子风生水起。年底分红,我径直飞往敦煌,带着公司200万盈利,准备全部交给胡子。

  那天晚上,我和胡子两人喝了三瓶五粮液,我们都烂醉如泥,胡子搂着我的脖子说:“钱我一分不要,我不缺钱,你回去在庆阳换套大房子……”

  那一定是醉话吧,可后来的事情表明胡子说的是真的。第二天胡子早早来酒店看我,郑重其事地说:“那公司就是给你成立的,公司所有的盈利都是你的,以后那公司就和我没关系了。”

  我说:“胡子,你这样不对吧!你是想彻底甩了我吧!”

  胡子哈哈大笑:“我是股东,我怎么可能甩了你啊。”

  我说:“那我们办个手续吧,你九成,我一成。”

  胡子说:“你咋就这么俗呢?我买的股份是兄弟情感,可不是能拿钱来衡量的,以后咱兄弟几个要是在庆阳聚会,你给咱五粮液管饱就行了。”

  我知道话说到此处,已然全部明了,随之也笑道:“难道兄弟之情就值几瓶五粮液?”

  胡子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说:“对,就值几瓶五粮液。”

     甘肃新闻网
【编辑:路晓瑛】
分享到:

>>推荐视频

>>推荐要闻

>>推荐热图

>>海外媒体刊甘肃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京ICP备:05004340号-1]